《性学三论》|焦虑

这本书是从 Zoey 同学那里用《瓦尔登湖》交换来的 😌

如果我们将语焉不详的 “焦虑” 放在一边,只看精神疾病的具体表现,就不难发现文化所强加给人们的文化性道德,实际上抑制了文化人群(或文化阶层)的性生活,这也是文化所给人类带来的最大损害。

摘自 文化的性道德与现代人的精神病 章节

科技的进步并没有减少人们的焦虑,反而是成倍的放大了。“人们越来越普遍地参与到政治生活中:政治、宗教和社会争端,政党争执,选战以及无休止的朋党之争使人头脑发热,精神越来越焦躁,也剥夺了原本用作休息、睡眠和静养的时间”,就结合这些年被好事者披露的性生活数据来看,我们不得不惊呼,“连性生活都得不到保障,不焦虑才怪”,书中不断强调的 性 和 精神疾病 的强关联性不无道理。

因此,克制性冲动就产生了替代现象,就是我们所说的精神焦躁,或是精神病——由此看来,精神病患者就是一群违心地去适应了文化要求的影响,痛苦地压制了内心的欲望,竭尽全力地成为文化的形成添砖加瓦的人,他们为此殚精竭虑,因此时不时地显露出病态。

摘自 文化的性道德与现代人的精神病 章节

发表评论